“汴京燈籠張”的產業路還有多長

  “汴京燈籠張”始于清朝,是清朝末期藝人張太全的絕技,現已經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擴展項目名錄,一手創辦汴京燈籠張博物館的張俊濤就是其第七代傳人。昨天,記者來到位于開封市理事廳街的“汴京燈籠張”博物館,為你揭開這座古色古香二層閣樓的神秘面紗。 
  今年41歲的張俊濤從小就跟著父親張金漢(“汴京燈籠張”第六代傳人)學習彩燈的制作技術,他不僅熟練掌握了傳統技藝,并創新彩燈制作工藝,使這門古老的藝術煥發出了時代感。從2000年開始,張俊濤和父親先后投入了自家30萬元人民幣的積蓄,從國內各地收集資料,開始了開封古彩燈的研究復原工作。
  張俊濤說:“這些古燈是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精髓,如果我們不去挖掘和保護它,它就有可能失傳。我們把彩燈復原出來展示給大家,讓大家更加清楚地了解我們中原彩燈。”
  如今,張俊濤繼承了父親精湛的彩燈傳統制作工藝,在此基礎上,他又結合現代制作工藝讓汴京燈籠綻放異彩。張俊濤說:“傳統的燈籠主要是運用傳統材料工具去制作的,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把這個傳統的工藝保存下來,同時結合現在的東西創新出新東西。”
  燈籠的海洋 文化的殿堂
  汴京燈籠張博物館自開館之日起就免費向廣大市民和中外游客開放,張俊濤和家人擔任講解員的角色。
  這是一個燈籠的世界,有千眼千手佛燈、墜珠燈、立體汴京八景無骨花燈、宣紙彩燈、臉譜燈、萬眼蘿燈等。每一個燈籠上都有許多用繡花針手刺的小孔,這些小孔透著微弱的光,把彩燈襯托得更加漂亮,有些燈籠上的小孔達到上萬個。其中一座巨大的千眼千手佛燈,高約2.5米,整座燈的重量只有50斤左右,通體由一種特制輕巧材料制作而成,惟妙惟肖。它是張俊濤和父親用了半年時間研究制作出來的,還獲得了1992年開封市彩燈比賽一等獎。
  另外,在這個燈籠博物館里,還有張俊濤從民間收集過來的100多張木刻印版,這些印版刻于清朝,上面雕刻的花紋甚是精美,且富有深刻的寓意。
  傳承文化是全社會的責任
  2010年8月份,張俊濤69歲的父親張金漢帶著遺憾離世。張俊濤說,父親有三個遺愿:建一所彩燈博物館、建一所彩燈傳習所、編一本中華彩燈全書。現在“汴京燈籠張”博物館已經建成并逐漸在健全,張俊濤又以每月將近3000塊錢的價格租了一個500多平方米的大車間作為“汴京燈籠張”的傳習所,提供簡易的教材和教具,免費向群眾講解彩燈制作工藝。
  張俊濤說,彩燈技藝是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傳承,文化藝術就是群眾的,只有有了廣泛的群眾基礎,得到群眾的認可,文化才可以傳承下去。另外,張俊濤正在四處收集我國關于彩燈的古籍資料。
  在今年的6月1日之前,張俊濤還在中國人壽保險公司開封分公司任財務部經理。他說,忙起來的時候,總感慨一個人的精力真的很有限,連正在上小學的兒子都要去博物館里當彩燈技藝的講解員。無奈之下,他便向公司辭掉職務,去了公司的普通崗位上班。
  父親去世以后,為了方便照顧母親,張俊濤就把母親接到自己家來一起住,母親以前住的老房子用于出租,租金用來補貼博物館的花費。妻子從來沒有拖他的后腿,還拿出自己的工資支持丈夫。
  文化產業是發展趨勢
  張俊濤說,一件工藝品無法被簡單地定位為商品。如何把彩燈進行商業化的推廣,對他來說這并不簡單,因為擺在他面前的是手工制作和機械生產之間的矛盾。就他現在這種嫻熟技術,制作出一個彩燈就需要三天時間,可復制性極差,顯然這是不適合大批量生產的。機械化生產可以解決時間上的差距,可是同時也必然要失去手工制作的原汁原味。
  在開封市文化產業辦公室的指導下,張俊濤開始帶著開封彩燈參加全國各地的展覽會,如石家莊正博會、義烏義博會、深圳文博會等,開封彩燈開始慢慢走進商品市場。
  張俊濤說,過去,彩燈的作用是裝飾和照明,現在,彩燈大多用于裝飾。走商業化的道路,如何準確切入顧客的消費點是關鍵,開封彩燈走商業化的道路將是最終歸宿。這不僅僅是時過境遷的選擇,也是保護、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必經之路。

0
?
首頁
電話
短信
聯系
开网店卖什么最赚钱